逐尘录 一八下 不速之客黑夜来袭

“小乙哥,咱们还出得去么?!”

童陆的心气也被这雨给浇灭,生无可恋的说出这样话来!小乙笑着回他,

“本来是出得去的,可你刚才对天老爷不敬,这可就难了!”

童陆忙道,

“我,我只是说说而已,哪能当真!”

小乙回道,

“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哪能再收回来!”

童陆缩成一团,垂头丧气道,

“哎,小乙哥,你说咱们这是为了什么?那瑶儿对你这般厉害,你还要去救她!别到时候人家不领情,还要对你喊打喊杀!”

小乙坐到他身边,回道,

“有时候我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可一听着有人受了伤害,还是忍不住要出手相助!管他的呢,如若不是瑶儿便好,如若真是她,那便叫她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也得注意一下和我讲话的态度!”

童陆呵呵笑起,又道,

“我都没来得及问你,把月儿和小然留在船上,你真的放心?”

小乙轻轻摇头,回道,

“哪能放心呢,不过有辜炎和蒜头前辈在,我相信不会有事!”

童陆又道,

“我看蒜头前辈的神智似乎还有些问题,别要在关键时刻出问题才好!”

小乙道,

“嗯!但我还是相信辜炎,他定会保我妻儿安全!”

童陆叹道,

“哎,小然这么可爱,我还没抱过几下,就要与他分别,真是让人难过!”

这大雨下得这么猛,白日炎热也已然退去,反倒是有些凉了!天色暗了下来,又无法生火,二人便只在这黑暗之中相互依靠,当真可怜至极!那雨初时极大,此时虽然小了不少,可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二人白日辛苦,此时没被雨淋,也是闭起眼来歇息!这周围再无其他,只剩下了落水之声,二人靠在一起,很快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的听闻有些异样响动,小乙立马惊醒过来,他轻推童陆一把,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陆陆,你是否听到异常动静?!”

童陆睡眼稀松,不过他也是经历过大事之人,小乙这般说话,他也立时明白过来,这外边有东西,而且很有可能来者不善!他侧耳倾听,除了那雨声之外,确实是听到了不同声响,他捏了捏小乙手掌,予以回应!

二人集中注意力,静待对方过来。那声音越发大了,小乙听得真切,那走动穿梭之声,定然是人无疑!不对,对方竟是不止一人!小乙心想,莫非他们便是那群劫匪。他们朝这方过来,是否也是听到了二人刚才说话,待这雨小之后,才派了人过来查看!童陆与他想的一样,二人心意相通,早把武器紧紧握到了手中!

这黑夜之中待得久了,也能看到一些东西,若是经过特殊训练,在夜里做事也能得心应手!对方想来也是这样人物,他们已然发现了小乙二人临时搭起的棚子,在对周围清理过后,方才围拢了过来。小乙清楚辨别出了四个不同声响,而他们此时也已然到了棚子外边。

“呼呼,呼……”

在这关键时刻,小乙却是听到一连串鼾声,想都不用想,

只能是童陆干的好事!他妆模作样打起呼噜来,难不成是想要迷惑对方,好叫他们放松警惕?!小乙心头好笑,也是跟着嘘了几声。对方听了他二人故意做出来的声响,也立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静静守在外边,未敢动上一下!

过了好一阵,雨仍旧那般下着,小乙二人装得难受,对方当然更不好过!此时,他们再也受不住,终于围攻了上来,四人同时使力,那小棚哪里经得住四人摧残,立时被打烂,小乙二人也是暴露了出来。

四把大刀迎面而来,不过感觉似乎只是想要控制住二人,没有太多杀意。可小乙已然收不住了,迎面一脚便把来人踢飞出去。只听得一声闷响,那人竟是连喊都未能喊出一声,身子飞退出去,重重撞到一棵树干之上。这一下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也着实不轻,寻常人受此一下,也要缓和许久方可!

其余三人也是识趣,见同伴被人暗算,于是立马收了刀,退到了一处,将那受伤之人挡在后头!小乙也不想伤着他们,所以并未追击过来。

童陆不住叹气,说道,

“真是败家玩意,我们好容易搭好的棚子,却被你们一下打翻,这夜里怕是不好过了!”

对方没有回话,仍是举刀朝向这边,小乙眼力尚可,勉强能够看到对方。

“你们是什么人,怎会在此处出现?!”

小乙这般问话,对方犹豫一阵,这才有一人开口回话,

“你们,你们又是什么人?!”

小乙回道,

“我先问的话,你倒是又推回给我了!好吧,我先说,我们是迷失了方向,进了这林子,运气不好,又是遇到了这大雨。所以,就搭了这棚子挡雨,先在这儿待上一夜,待天明之后再作另外打算。”

对方听了这话,沉默片刻,方才说来,这音调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勉强能够听懂,

“我们是来找人的,以为,以为你们是坏人,这带了刀过来!都是误会,误会!”

小乙问道,

“他没事吧,我这一脚,倒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对方检查一阵,回道,

“他晕过去了!哎,你这一脚也真是太厉害了吧!”

小乙笑道,

“我下脚的力道我是清楚的,多歇息一会儿便好了。这雨下个没完,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把棚子搭好,躲过这一夜的雨才好!”

对方也觉有理,于是留下一人照顾地上那位,其余二人过来帮着小乙一些。这几人还真够单纯,小乙只这般解释几句,他们便信以为真!不过小乙还是愿意相信,他们确实是没有心机之人,就像他始终相信人生来都心存善念一样!

几人一齐搭好棚子,较刚才那个可又要大了些许,几人一同挤了进来,刚好能有些活动空间。被小乙踢晕过去那位,被他的同伴扶着,替他揉捏着胸口。

小乙看气氛缓和下来,这才问话,

“你们是来找人?找的什么人?!”

小乙刚才就在想这问题,只是几人忙活着搭棚子,也不好那时来问。对方沉默下来,未有人开口说话,小乙心头疑虑,难道他们也是要寻那些“野人”不成?!可对方闭口不言,实在不

知如何才能撬开对方的嘴!

童陆笑道,

“几位大哥别要紧张,我们可是大大的好人!哎,算了,我们就实话与你们说吧,免得你们对我们仍有许多芥蒂!”

对方看向童陆,倒是要听听他又有何说法。

童陆慢慢悠悠说道,

“行侠仗义,惩恶扬善,便是我二人行走江湖的动力,若是哪有不平,被我二人知晓,那有人可就要遭殃了!嗯,就像这一次,我们听闻有人被恶贼掳了去,便立时赶了过来。遇到了这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我们也会抓紧时间,赶快救人!”

对方听得认真,不多时,便有人回话,

“你们也是来救人的?!”

童陆“咦”了一声,回问他道,

“也是?难不成,你们也是来救人的?”

对方似乎有些激动,兴奋回他,

“是啊,我们的朋友被人捉走了,我们找过来,便是要将他们救回!”

小乙当然知晓,童陆这是猜中了对方心思,这林子里边能有什么东西,他们所要追寻的,多半就是同一伙人,所以他才会这般说来!

童陆故作惊奇,又道,

“哎呀,咱们,咱们真是有缘,竟是有着相同的目的!”

对方回道,

“是啊,没想到,竟然能够遇到你们!这小哥如此厉害,定能帮上大忙!”

童陆笑道,

“既然如此,发生了何事,你们总得跟我们讲个清楚吧?!”

对方没有一点儿防备,竟是立马开始讲述,哎,还好没遇到坏人,否则他们被人卖了,还要替他人数钱!一人口齿清楚一些,说道,

“他们打不过我们,便抓了普通人来作人质,想要以此威胁我们!我们派人四处搜寻,却仍是叫他们跑掉,真是没用,没用!”

童陆问道,

“他们,指的是谁?!”

那人回道,

“是老巫的人,有人反对他们,他们便要作法杀死别人,真是天底下最可恶的人!”

童陆又问,

“他们为何会与你们结仇,又为何会打了起来!”

那人没有回应,难不成是问到了他们的痛点?!童陆想要保持对话,于是问了些其他,

“他们把普通人抓了去,可是要好生折磨他们?!”

那人回道,

“是啊,他们大都会被折磨得半死不活,最终能够撑住没死的,也会被作为人质拿来要挟我们!”

童陆恨恨道,

“可恶,真是可恶,怎么能够如此凶残!那你们可知,这一次被他们捉去的又是何人?!”

那人正要回话,被小乙踢晕过去的那位慢慢醒转过来,这人倒是精明,一听他们在与人说这事,便撕扯着嗓子叫喊了起来,

“不能说,不能说!”

童陆正笑着等他们回话,怎知这家伙说了这一句,把他惊吓个不轻。小乙一听这话,也是立马扑了过来,抱住那人双肩,左右摇晃起来,

“表哥,表哥,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这一声表哥,也是叫众人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