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录 第三章 强袭

巫家。

石堡后墙,岩壁上,硕大的岩洞中,岩蟒懒洋洋盘成了一团。

四个灰矮人拿着板刷,拎着水桶,忙碌的刷洗着岩蟒厚重的灰色鳞片。岩蟒偶尔张开嘴吐一口腥气,三米多长的蛇信子有气无力的吞吐着。

一枚拳头大小的黑色金属弹丸,就在岩蟒张嘴时,猛地投入了它嘴里,闯入了它身体深处。

‘嘭’的一声闷响,岩蟒水缸粗细的身体在七寸附近炸成了两段。

鲜血和碎肉喷得满地都是,四个灰矮人被炸飞了出去,还没等他们落地,寒光凌空掠过,他们被拦腰劈成了两半。

不及惨叫出声,寒光再闪,他们的头颅已经高高飞起。

石堡数里外,岩壁下,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站在田畦旁,愁眉苦脸的监督着岩石侏儒挑着一桶桶稀释后的岩蟒粪便,泼洒在地上一团团肥大的灰白色菌菇的根部。

这些菌菇外皮近乎半透明,皮囊中是一粒粒拇指大小排列得整齐密集的种粒。

“我讨厌吃地米菇煮出来的‘粥’!”巫金吧嗒了一下嘴,厌恶的说道:“尤其是,一想到它们是用大灰的粪便浇灌出来的噫”

巫金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我还在想,太平半岁的时候,爹带回来的那种‘稻米’煮成的‘粥’真香!”巫银也吧嗒了一下嘴,由衷的说道:“虽然我只尝了一口!”

“香!可是,我们家的‘虚日’太小,那种‘稻米’,起码要直径千米的‘虚日’才能种活!”巫铜抬起头来,看着自家石堡上空直径不过三十米的‘虚日’撇撇嘴:“那稻米粥,真香我也只吃了一口”

“太平那时候身子虚嘛吃不进东西,兽奶都会吐出来啊”巫金笑了一声:“那时候,我们都是‘大人’了嘛,可不能和太平抢东西吃!”

握紧拳头,用力挥了挥,巫金目光闪烁的喃喃道:“爹说了,只要存够了好东西,我们就能回本家拜见长辈本家的‘虚日’,就足足有直径千米,种得有‘稻米’”

“只要爹带我们回本家祭祖一次,以后就有资格从本家交易各种好东西了!”巫金咧嘴笑着:“到时候”

岩蟒被炸断了身体,沉闷的爆炸声在岩壁之间往来震荡,迅速传到了这边。

一柄尖锐的牙状长矛狠狠贯穿了岩蟒的头颅,将它死死钉在了地上。岩蟒猛地张嘴发出‘嘶嘶’长嘶声,尖锐的嘶吼声也紧接着爆炸声传了过来。

“大灰!”巫铜猛地一跃而起,就要朝着岩蟒所在的洞穴奔去。

“敌袭!”巫银一把抓住巫铜的腰带,拉得他向后猛地倒退了几步,差点就摔倒在地。

巫金已经拔出了腰间长刀,连续发出了三声急促的啸声。

啸声中,田畦中的岩石侏儒丢下手中的工具,撒开短腿儿迅速向远处石壁下的几个小小洞穴狂奔而去。

远处的几条通往外界的坑道出口附近传来了急促的啸声,那是巫家的战士在回应巫金的警告。

但是那几处地方的啸声骤然断绝,四周除了去避难洞窟躲避的岩石侏儒,再也没有半点儿声音发出。更让人不安的是,巫家的石堡中,居然也没有半点儿声息传来。

“是谁?滚出来!”巫金猛地举起了手中长刀,看着石堡的方向大吼了一声:“是黑风谷的混蛋么?你们胆敢挑衅巫家?”

一声痛楚的呼声从石堡方向传来,灰夫子被人从院门上的哨塔中丢了出来。

灰夫子眼看就要摔在地上,一根绑在他腰间的绳索猛地绷紧,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灰夫子身体一抖,不由得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夫子!”这一次,巫银和巫铜同时上前了几步。

尖锐的破空声传来,一道黑影从哨塔中飞出,瞬间划过空气,重重落在了巫金兄弟三人面前七八米远的地方。

那是一根长有两米左右的黑色木杖,杖头是一条盘绕的黑色蝮蛇。

巫金大喝一声,猛地一步迈出,一刀向蛇杖劈了下去。

蛇杖上雕刻的黑色蝮蛇大张的嘴里突然喷出大片黑气。

灰夫子猛地抬起头来,瞪大眼嘶吼道:“毒退!找老巫!”

巫金猛地一步后退,他和巫银身上同时喷出了一缕缕暗红色的如光如雾的气劲,蛇杖喷出的黑气冲击他们身上喷出的气劲,顿时发出刺耳的‘嗤嗤’声。

巫铜就在巫银身边,他皮肤下一条条肌肉急速蠕动,却没有同样的气劲喷出。

黑气猛地喷在了他的身上,就听‘嗤啦’一声响,巫铜的面门被黑气喷了个正着,就好像被浓酸瞬间侵蚀一样,他的面皮连同大片血肉瞬间起泡糜烂,化为粘稠的脓水从脸上脱落。

巫铜一对儿黑白分明、颇为有神的眸子也被毒气喷了个正着,两颗眼珠‘啪啪’爆开,化为两条脓血喷出老远。

巫金、巫银同时哭喊一声‘老三’,猛地举起左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脸就是一耳光。

这一耳光沉重异常,巫金、巫银的脑袋猛地一甩,兄弟两同时喷出两颗大牙,血水喷得满身都是。他们一左一右抓起巫铜的肩膀,带着他向着巫战和巫铁探索的矿洞狂奔而去。

兄弟两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就已经跑出了一里多远。

斜刺里传来长啸声,沉重的脚步声犹如战马奔腾,震得人心头发麻、呼啸而来。

十几名身披金属重甲,左胸口有着一枚硕大黑色纹章的壮汉手持长刀,蓦然从一片极淡的雾气中冲了出来,犹如一群凶残的猛兽狂奔着冲向了兄弟三人。

他们身上的重甲极其厚重,最厚的地方足足有一寸多厚,可见这甲胄有多沉重。

偏偏他们奔走如飞,速度居然比兄弟三个快了一倍有余。

仔细看去,这些大汉的双足下都隐隐有雾气漩涡急速旋动,似乎有一道道风在他们的脚下盘旋。

巫银更是嘶声谩骂:“那么薄一片雾气他们怎么可能藏在雾气里?”

巫金猛地一声大吼,右手长刀狠狠向后扫出。长刀化为一条黑光喷出,带着刺耳的啸声向一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他身后的壮汉当胸刺杀了过去。

那壮汉低沉的吼了一声,双手握住一柄羊角战锤狠狠向前劈下。

巫金右手五指猛地张开,然后猛地握拳。黑光向前疾刺的速度骤然加快了一倍上下,战锤几乎是擦着黑光划过,黑光狠狠撞击在壮汉胸前,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火星四溅,壮汉胸前厚甲被劈开了一条尺许长的裂口,胸前皮肉被切开了一大块,大片鲜血顺着胸甲就喷了出来。

黑光急速打着旋儿向后飞出,壮汉痛呼向后急退:“这个小崽子居然已经半步‘感玄’!”

巫金一把抓住了弹回来的长刀,狠狠盯了一眼壮汉身上的甲胄:“好厚的皮这甲,好!”

十几个壮汉后方,一片片一眼就能看透的薄雾闪了闪,薄雾突然消失,数十名浑身染血的人影同时闪现。这些人高矮胖瘦各自不同,男男女女或者身披重甲、或者穿着紧身皮甲,身形精悍、身上无不带着一股彪悍的煞气。

巫金大吼时,一名身穿半身软甲,两条长腿被紧身的黑色皮裤包裹着,脸上横七竖八尽是疤痕的光头女子怪笑一声,她身体向前猛地一倾,一柄尺许长蛇牙匕首急速飞出,无声无息荡起一抹幽蓝色寒光。

巫金刚刚收回长刀,巫银则是恰到好处的一刀向后飞出。

米许长黑光划破空气,狠狠撞在几乎透明的蛇牙匕首上。

‘叮’的一声脆响,又轻又薄的蛇牙匕首弹起十几米高,巫银飞出的长刀则是重重坠地。

“这个小子,只是‘筑基’的‘罡元灌体’!嘎,弱!”光头女子得意的笑了一声,随手向天空一指,弹起十几米高的蛇牙匕首化为一抹极细的蓝色寒光猛地向下一折。

蓝光急速迫近巫金兄弟三个。

兄弟三人已经狂奔到了矿洞口,几个守在矿洞入口的灰矮人刚刚听到动静窜了出来。

巫银一把抓住了两个灰矮人,随手将他们丢向了半空。

幽蓝色的寒光飞旋着从两个灰矮人身上斩过,灰矮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就被寒光劈开。

凄厉的惨嗥声中,蛇牙匕首被两个灰矮人阻了一阻,巫金兄弟三个已经逃进了矿洞。

“敌人迎敌!死战!”巫金在矿洞中放声长啸。

和刚刚通知田畦中的岩石侏儒逃跑不同,发现敌人强大,巫金发出了决死令。

矿洞中的灰矮人和岩石侏儒同时一呆,随后上千灰矮人、岩石侏儒发出喧哗的尖叫声,犹如流水一样从一处处矿洞中冲了出来。

巫金兄弟三个狂奔而过,几个监工的灰矮人双手挥动,十几颗鸡蛋大小的铁丸子带着破空声飞出。

这是炸开岩石、寻找矿脉的开山雷,威力很是不小,就是数米方圆的石块都会被轻松炸成粉碎。

“盾!”一个身高两米开外,通体披挂重甲,双手没有兵器,唯有背后背着一面两米多高、一尺多厚重型盾牌的大汉猛地向前走了几步。

重盾重重的杵在了地上。

重盾表面几条扭曲的光纹闪烁,重盾重重一震,一条条水波一样的黄色光波顺着盾面向四周扩散开,化为一座方圆十几米的护墙将大汉身后的数十人护在了后面。

十几颗开山雷同时炸开。

轰然巨响中,重盾表面的黄色光波剧烈扭曲,最终炸成了粉碎。

手持重盾的大汉闷哼一声,身体剧烈震颤一下,好容易才稳住了身体。

“杀!”一个温和的声音轻轻的从矿洞外传来。

二十几名身披软甲、身形灵活的男女同时从身后抽出带着硕大弩匣的重弩,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一支支精钢弩矢拖着一缕缕极细的黑烟,犹如一场黑色风暴席卷矿洞。

穿透力极其可怕的弩矢疯狂的穿过一个个灰矮人和岩石侏儒的身体。

灰矮人身高一米二左右,岩石侏儒的身高大概一米不到。他们的身体并不强壮,他们身上只有粗麻布制成的遮体衣物,带着黑烟袭来,被莫名力量加持了可怕杀伤力的弩矢轻松的穿透了一具具身体。

灰矮人和岩石侏儒的队伍太过于密集,一支弩矢甚至能连续贯穿十几具身体。

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喷射出数百步远的弩矢在空中‘滴溜溜’打了几个旋儿,就和飞鸟还巢一样,带着一缕缕黑烟快速飞回,精巧的钻回了弩匣中。

上千灰矮人和岩石侏儒眨眼间就只剩下了两三百人。

鲜血在地上流淌,剩下的灰矮人和岩石侏儒被可怕的杀戮吓坏了,他们丢下手中的兵器和工具,狼狈的向着四周矿洞逃窜。

数十名男女大声笑着,相互兴奋的交谈着,快步的追上了逃窜的灰矮人和岩石侏儒,一通刀剑乱砍,所有灰矮人和岩石侏儒被斩杀一空。

那个温和的声音从矿洞中响起:“灰矮人岩石侏儒卖不出价嘛!”

巫铁震惊的看着面前宽阔的水面。

以他的见识,他无法确切的估算出这一片水域有多大。

但是,他大致能看出,这水域极其广大,大概把三五个不,三五十个巫谷填进去都可以。

这么大的一片水!

波涛汹涌,漩涡无数。

水啊,在这到处都是岩层的世界,水是真正的生命之源!

之前巫家石堡只能从几处可怜的水源地取水,上上下下千多口人不到两千人,日常用水都很窘迫。

缺少水,想多开辟一些田土,多养殖一些战力强大的灰岩蜥蜴、猛毒猎蛛都不行!

但是眼前这水,这沸腾的水啊!

巫铁想到灰夫子说过的,这些剧烈运动的水,一定不是死水,而是有源头的活水!

也就是说,这里的水,比他见到的还要多得多!

“好多的水啊!”巫铁笑了。

他脑子里闪过那些矮小、怯弱的岩石侏儒。

有了这么多水,能多种很多白菇吧?

那些可怜的小矮子,他们也能经常吃饱了吧?

巫铁撇了撇嘴,哼,以后看到那些饿得哭喊的小小矮子,他也不用偷偷的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他们了!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巫金兄弟三个猛地跑了进来。

“爹!敌人!”巫金一声大吼。

一柄沉重的大斧从他身后劈出,巫金、巫银、巫铜同时被大斧劈得离地飞起,身后喷出大片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