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录 第五百九十四章 那一片星空下

天幕破开,朗月普照之前,兰长青正在站在翠兰峰巅,一脸期盼的看着天空。

兰家,玉州城的一个中小型家族,先祖曾去军中效力,与地下邪魔厮杀,拼出了一个八品伯的封爵。

三公、六候、九品伯,在大晋神国的封爵体系中,八品伯算是最基层的爵位,可那毕竟也是封爵啊。

凭借着这八品伯的爵位,兰家在玉州城维持了一个很可观的小局面。就在玉州城东南方向,一万两千里之地,兰家有千里封地,有领民数以千万计,各种矿山、药田数以百计,更妙的是,兰家封地核心处,居然有一处小小的灵穴福地。

依仗着先祖拼命挣下来的基业,兰家一代代家主又都是小心谨慎的性子,一代代族人兢兢业业的打理着家业,交好各地豪门,约束子孙嫡系,兰家的家业蒸蒸日上,倒也不愧先祖。

尤其是兰长青三百年前接管家主之位后,他更是以‘绵里藏针’的手段,通过几次成功的联姻运作,让兰家的影响力、让兰家的触角,遍及玉州十分之一的领地。

兰长青更挑选了数十名精英族人,带着家族一半的私军,加入了神威军,前往边荒替大晋神国开疆拓土、积攒军功。兰长青颇有雄心,却绝无野心,他的目标,是让兰家在他手中,从八品伯,稍稍提升两三品,也就足够了。

五品或者四品伯,家族的领地能够增加一倍左右,也足以容纳家族越来越多的族人,提供的资源,也足以供应越来越多的家族修士使用。

很小、但是很确实的目标。

所以,兰长青很谨慎,很小心,从不掺合所谓的国朝大事。

他更是从某本残破的典籍中,知晓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圣人名言,所以,之前他绝不掺合跟景晟公主有关的勾当,所谓敬鬼神而远之,他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所以,新的玉州公‘霍雄’带着大军到来时,他第一个派信使送去了投效书。

所以,玉州的豪门大族起兵作乱的时候,他约束族人,没有掺合到那乱子里。

或许是那份投效书的缘故,玉州公勒令玉州的豪门大族,交出私军整编成东苑禁军的时候,就没有动他兰家的一根毫毛,兰家太太平平的度过了玉州那一段时间的惊涛骇浪。

接下来发生的那些事情,让兰家原本对兰长青的保守和谨慎有点不满的族人,彻底对他心服口服。

没想到,真没想到,那玉州公居然如此心狠手辣,居然一战屠灭了第一军统辖的、忠于前朝的残留军团,杀死了不知道多少将门将领,更连他自己手下的四苑十二卫禁军也全部下了毒手。

可怕,可怕,真可怕。

当初的玉州公,如今的‘安王’,真是一个可怕至极的危险分子。

不过,安王带人返回玉州的时候,兰长青又第一个让家族的所有族老亲自出面,诚惶诚恐的送去了效忠书。

“后续的风云变幻不可知,但是起码……安王有黑天鼎在握,更掌控三十六条四灵战舰。如此战力,就算是当今陛下,也要给几分情面的。”

站在翠兰峰山巅,兰长青用兰家历代家主惯有的谨慎和细心,点评着如今巫铁面临的局势。

“往小里说,只要安王没有胆大妄为,肆意在自家封国呢穷兵黩武,摆出一副军势过于强盛,会威胁到当今皇都青丘城的局面,陛下就会让安王安安稳稳的。”

“往大里说嘛……”兰长青看了看身后站着的几个族中青年俊彦,微笑着说道:“当今太师公羊三虑不死,安王的位置,就稳如泰山。而当今太师何等人物?想要他出事,很难,极难,非常难……除非陛下要自废武功,否则,太师大人绝不会有事。”

“安王,手持黑天鼎和四灵战舰的安王,天下还有谁比他更合适用来牵扯太师大人的权力的呢?”

“安王,毕竟是以出卖第一军、出卖了前朝忠臣的嘴脸,出现在天下人面前。他在朝中,不可能结党,不可能有太多羽翼附庸。”

“一个坏了名气,却掌握了极强实力,做事狠辣、无情、奸诈、无耻的亲王……呵呵,只要陛下稍稍挑拨一二,他就能和太师大人成为敌对,他们就会势如水火,太师大人,怕是就有麻烦喽。”

“如此手段……啧啧……”兰长青沉吟了一阵子,他点了点头,笑道:“陛下还是赏赐得轻了一些……想要和太师打擂台,安王起码也要成为一殿殿主才行,镇魔殿副殿主,这个位置,不够。”

几个兰家的青年人认认真真的倾听着兰长青的点评。

“不过,也对,毕竟是刚刚投效的前朝臣子,一个安王的封爵,足够显赫。”兰长青微笑道:“尤其是,现在安王手上,实力极大削弱,他先稳定了自家封国,再积攒足够的实力后,才有资格成为一殿殿主。”

双手互握,手指轻轻点动手背,兰长青盘算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若我是陛下……嗯,我青丘神国继承了前朝神威、神武、镇魔、荡魔四殿,这四殿职责已经成型,让安王去哪个殿都不合适。”

“现今青丘神国,外患极重,若是新立两殿,一殿专责弹压境内州郡,一殿专责抗击外敌……这或许会成为未来青丘神国的常设机构,总比大武神国入侵,急急忙忙临时设一个灭武军来得像话。”

几个兰家的青年若有所思的连连点头。

一个青年恭维道:“大伯,以您和一众族老的眼光见识、还有手段才干,若是入朝为官,当为良臣。”

兰长青摆了摆手,淡淡的笑了一声:“入朝为官?罢啦,我兰家的这小身板,在这玉州做一个小小的地头蛇,自然能活得逍遥滋润……平日里自己琢磨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也自得其乐。”

“入朝为官,看看第一氏,再想想死在西南的赵氏的赵貅……何等大人物,死得要多惨有多惨。”

“兰家体量太小,经不起惊涛骇浪。就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兰长青微笑着,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不贪心,这就很好。

他轻轻的笑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些句子,你等好生揣摩。哎,难以想象,写下这等精美、却有哲理韵味的诗句的太古贤人,究竟是何等模样?”

摇摇头,兰长青悠然道:“有时候,知足是福……看看我们的邻居,就这些年,倒下了多少?充边流放的有多少家了?他们家的地,他们家的林,他们家的矿,他们家的院子、屋子,现在不都成了我们家的么?我们有花费半点力气么?没有嘛……”

转过身,兰长青伸手,用力拍了一下刚才说话的那青年的脑门。

“还有,当初被玉州公下令全家抄家,全家流放去大泽州军前效力的夏家,他们家的几个女公子,不都被你花费重金买下来了么?”

“哎!”兰长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当初,大伯我亲自出面,给你小子向夏家的几个女公子求亲,结果呢?人家看不上我们这小小的八品伯……可不是么,夏家可是五品伯啊……眼里盯着高枝儿呢。”

“可是结果呢?当初不愿意做我兰家的大妇,还对你冷嘲热讽说你是只癞蛤蟆……现在可好,做了你连一点名分都没有的通房丫头,连个妾都算不上,还对你千恩万谢的……”

“所以,采菊东篱下……只要不贪心,你能采到的菊花,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悠然见南山呢……南山固然好,但是我们只要远远的看着,就好啦。远一点,再远一点,能看到南山,但是不要靠近他,省得山崩了,把你给压下面了。”

“如今玉州,还有周边的九州之地里,安王就是那座南山。我们只要仰望,远远的看着,恭恭敬敬的看着,不时出言赞颂几句南山的雄伟英姿,就足够啦。”

兰长青笑呵呵的,看了一眼悬浮在翠兰峰顶的一座高有十八层,每一层都是八个角,通体密布着一缕缕极细的大道道纹,隐隐散发出强大波动的琉璃宝塔。

和其他家族不同,兰家只是一个中小型家族。

其他的那些世家豪门,他们族中的那些耆宿高手,修为足够了,就会抽取自身感悟、凝聚的大道光龙,凝练一件天道神兵。自己亲自锻造的天道神兵,毫无疑问是自己最应手的兵器。

当胎藏境的修士耗尽了寿命,或者挡不住天劫,最终陨落,这天道神兵,还能一代代流传下去,依靠同源的血脉滋养,天道神兵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成为族中的底蕴。

兰家和这些大家族的思维不一样。

为什么要让一代代的高手,分别祭炼锻造一柄天道神兵呢?

有意义么?那些分散的天道神兵,无非是能加强族中高手的个体战斗力。

可是兰家,从来不会好勇斗狠,从来不会和人轻易爆发冲突。

与其耗费巨量的资源和人力、精力,锻造一柄柄天道神兵,还不如集中一代代族人的力量,锻造一件威力远超普通天道神兵的,堪称‘镇族神器’的重器出来。

从得封八品公的那位先祖开始,兰家每一代族人,都只有三五个胎藏境修士,分别锻造一柄天道神兵流传后人。除了这三五个精挑细选出来的族人,其他的胎藏境高手,他们全部的精气神、全部的修为,全都用来祭炼这件十八层琉璃宝塔。

兰家阖族之力,尽聚于此。

兰家也曾经尝试过,这座琉璃宝塔,凝聚了无数族人、无数耆宿高手的精血和修为,如今的威能,已经不在普通的先天灵宝之下。

若干年来,这件琉璃宝塔,已经经历过多次的星力精华朗照的洗练。

这一次,诸神恩赐,连续七个夜晚的、强度远超往年的星力精华灌输而下,兰长青和一众族老测算过,这件琉璃宝塔,真有可能直接化后天为先天,直接晋级为真正的先天灵宝,到时候,或许真能有几分镇国神器的威能。

到那时候,兰家的底蕴……呵呵。

兰长青微笑道:“记住了,之所以别的大族豪门,他们难以祭炼这等镇族至宝,就是因为,他们的心性不如我们兰家。”

“他们那些豪门大族的人,一个个意气风发、气概风云,他们的法力、神魂,都是浩荡激烈,凛凛烈烈不可一世……甚至他们各族的族人,修炼的功法都各有不同,属性驳杂得很。”

“哪里有我们兰家,个个心性淡然,而且所有族人相互之间都相亲相爱,从无正房旁支之分?”

“而且我们兰家,所有人的功法都是一部《剑胆琴心录》,养文心、蓄文气、绵里藏针、柔和契合……如此,才能让一代代先辈,不断的加持这座琉璃宝塔,才有了如今的气象。”

“所以,你们要切记切记,家和万事兴……我兰家不擅长打斗厮杀,唯有一个‘和’字,就是我兰家的立足之本。”

一众兰家的青年俊彦纷纷点头,一个个满脸微笑,气度如兰芝一般清雅淡然。

兰长青的一番话,让他们心悦诚服。

他们更是明白了,如今的安王、如今的青丘神国大致的情况,这让他们对家族的前途,更有了极大的信心和憧憬。

他们纷纷侧过头去,小心的施展秘术,看向了万多里外的安邑城。

以前的兰州城,现在的安邑城上空,三十六条四灵战舰如此庞大,五行精灵的军阵更是庞大骇人。相隔万多里地,以秘术窥之,依旧清晰可见。

“不过,安王毕竟是如今玉州之主,我们兰家也不能没有丝毫表示。”兰长青悠然道:“所以,我和一众家老相商,过几日,你们当中,这一代年轻人里面,挑选十几位,去安王府投效吧。”

“不要求什么高官显位,你们做一些中下层的小官小吏,做一些具体的公文往来的勾当,就足够了。”

“其一呢,显得我兰家尊敬安王。”

“其二呢,万一大伯我刚才的分析错了,哪一天安王被抄家灭族了,也不会牵连到你们身上。”

“切记切记,在安王手下,不要表现得太好、太聪明、太能干,做个小官小吏,混混日子就足够了。官越大,风险越大,这是至理名言啊。”

“不过呢,安王,其实还是蛮好的一个人。”兰长青微笑着说道:“大伯我仔细观察了安王这一路行来的所作所为,有时候手段未免酷烈了一些,但是实在是,只要不招惹他,他实实在在不能算是一个坏人。”

“他或许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坏人。”

“只要注意和他打交道的分寸,甚至他可以是一个很可爱的、可以做朋友的人。”

兰长青在这里尽情的评点巫铁。

此刻,天幕突然开启,漫天月光、星光照耀下来。

兰长青欢快的一挥手,兰家众多高手齐齐发力,将那座琉璃宝塔冉冉升上了高空。

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一黑,黑天鼎喷出滚滚黑气,迅速涌向四面八方。兰家距离安邑城不过万多里的距离,弹指间黑云就翻滚而过,将天空遮挡得结结实实。

兰长青呆了呆,然后下意识的破口大骂:“霍雄,我入-你-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