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录 第七章 老铁 (1/4)

四周都是黑雾。

一团暖暖的红光从头顶的‘虚日’中垂落,照在年幼的巫铁身上。

一脸稚气的巫金、巫银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欣然看着他们忙碌了整整三天,在两根石笋之间搭起来的秋千。

巫铜抱起巫铁,将他放在了秋千上。

巫金笑着,推动了秋千。

秋千高高的荡起。

巫铁又是害怕又是欢喜的笑了起来,清亮的笑声传出了老远、老远……

巫铜瞪大眼看着秋千,很用力的偏过头去,撇了撇嘴:“哪,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我巫铜……不,我巫长命,可是大人了……才不玩这小孩子的玩意儿。”

巫战扛着一条碗口粗的大蛇,从黑雾中走进了暖暖的红光中。

他笑呵呵的看着一团融洽的四个儿子,拍了拍肩膀上还在蠕动的大蛇:“等会儿,喝蛇汤……”

巫金、巫银、巫铜、巫铁同时大声欢笑。

笑声戛然而止,四周黑雾中,无数惨白色的面庞,肿胀的面庞,满是血污异常狰狞的面庞突然冒了出来。

重重叠叠的面庞向着巫铁挤压了过来。

巫战消失了。

巫金消失了。

巫银消失了。

巫铜消失了。

巫铁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浑身抽搐着苏醒。

“爹……哥哥……”巫铁嘶声哭喊着,难以形容的心痛袭来,心痛将心头的恐惧碾成了粉碎。

嘶声哭喊着,巫铁泪眼迷蒙,呆呆的看着刚刚将他吓晕过去的物件。

一颗通体雪白,白得几乎能亮瞎人的眼睛,白惨惨的带着一丝狰狞之气的骷髅头,双眼闪烁着幽幽的血光,正歪歪斜斜的躺在巫铁身边,直勾勾的盯着他。

高高的岩石穹顶上,无数的夜光宝石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白骷髅表面光洁非常,刚刚被巫铁一脚从土包中踢了出来,表面没有沾染任何灰尘、砂石,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丁点的污垢附着在上面。

如此光洁的表面,却丝毫不反光。

夜光宝石明亮的光照在白骷髅上,白骷髅好似将所有的光线都吞了下去,巫铁盯着这颗惨白色的骷髅看得久了,居然有一种这颗骷髅头是漆黑色的错觉。

在这陌生的奇境,身心俱疲的巫铁猛不丁的看到这骷髅头,顿时被吓晕了过去。

梦中重复了失去父兄、失去家庭的惨痛,心痛如绞的巫铁,此刻却遗忘了恐惧。

巫铁哭泣着,一抽一抽的哭泣着。

白骷髅歪斜的倒在地上,幽红色的眸子上下转动着,认真的打量着巫铁。

巫铁肉眼看不到,白骷髅的眼眸中有极细的光线射出,在他的身上一次次的细密的扫过。

“爹死了?”白骷髅突然发出僵硬、冰冷的声音。

“嗯!”巫铁抽噎着点了点头。

“哥哥也死了?”白骷髅的下巴关节没有丝毫动弹,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发声的。

“嗯!”巫铁又点了点头。

“把爷爷我扶正。”白骷髅的眸子骤然一亮,两点血光刺得巫铁眼珠刺痛,忙不迭的侧过了脸。

“哪,把爷爷我扶正,哭什么呢?”白骷髅冷哼了声:“爷爷我没看错的话,你可是男人……男人啊。”

巫铁张了张嘴。

“男人这种东西,只能流血,一滴眼泪水都不能流。”白骷髅哼了哼:“一旦流泪了,骨头就软了……”

巫铁止住了哭泣。

他眼前似乎出现了巫战和三个兄长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